VT非常庙艺文空间:【社会现实中的虚构

浏览量:640 时间:2020-05-24阅读:539点赞:379

图辑报导VT非常庙艺文空间:【社会现实中的虚构—台湾x墨西哥摄影艺术交流展】

2016-12-30

    1/6VT非常庙艺文空间:【社会现实中的虚构2/6VT非常庙艺文空间:【社会现实中的虚构3/6VT非常庙艺文空间:【社会现实中的虚构4/6VT非常庙艺文空间:【社会现实中的虚构5/6VT非常庙艺文空间:【社会现实中的虚构6/6VT非常庙艺文空间:【社会现实中的虚构

        VT非常庙2016年最后一档展览,推出台湾-墨西哥摄影艺术交流展,透过难得的机会,一窥墨西哥当代摄影艺术的发展。展览邀请墨西哥当红的三位摄影艺术家:Adam Wiseman、Juan Carlos Coppel与Raul Gasque参展。他们拥有丰富的创作及跨领域资历,是ESPN、华尔街日报与时代杂誌爱用的摄影师,普立兹奖得主的学生,双年展艺术家以及美媒VICE的特约撰稿人。
        同时参展的还有三位台湾当代摄影界重量级的艺术家: 杨顺发、沈昭良与姚瑞中。此次的阵容堪称台湾、墨西哥摄影艺术的梦幻组合。此外,展览更展出姚瑞中与Raul Gasque全新、首次曝光的新作!
        六位艺术家均擅长田野调查,以空间和物件作为探讨当前社会行为、政治、文化的材料。展览则从精神分析与异托邦(heterotopias)的概念探看影像在社会现实中扮演的角色。

        策展论述:
        面对摄影发明近一百八十年的今天,一个于今天每分每秒不断被操作的技术,或许我们可以问出这样的问题:摄影做为艺术的一种形式,在今天的社会扮演甚幺样的角色?再来,是在全球化时代里我们想问:两个相异的世界里它如何做为一个串连两地的系统?
        摄影技术进入墨西哥的时间大约在19世纪中,摄影师在1840年代就已经在墨西哥出现,为少数人拍摄肖像;摄影更进一步的使用则从1860年代法国势力入侵墨西哥开始,除了政治和军事的用途,摄影师也开始带着相机在墨西哥各地探索,进行人种学、考古学以及对大自然的纪录。同样在1850年代前后的时间,摄影也进入台湾:时间点大约落在英国遣兵至台湾调查,乃至开港通商时期前后,它的主题与功能与同时期的墨西哥相当类似。如果将这两个时间点的发展标示为两地影像的孵化期,它们初始的型态是乌托邦式的,处于统一、封闭、没有裂隙的黑格尔完整平滑的蛋壳里。
        摄影作为艺术,自蛋壳出现裂缝开始。
        摄影艺术在这里显现矛盾的特质:艺术自发展以来始终为社会现实中的虚构物,然而摄影自发明以来的其中一个传统脉络却在于强调影像的真实性:从自然主义、到纪实与新闻摄影,这类带有社会目的的摄影往往必须彰显自己乃建构在真实而非虚构里。那幺摄影作为以社会为目的的当代艺术,该如何精準地将真相公诸于世?或我们该问的是,公开甚幺样的真相?
        齐泽克(Slavoj Žižek)在《斜目而视》中提到来自莎士比亚剧作里的隐喻:关于皇后因为国王的远征而忧伤,僕人为了安慰皇后而解释她的担忧是幻觉性的;即事物存在为本来的样子,以及变形后的子虚乌有的影子。僕人本意指出皇后只是因为无法直视现实,而在斜视中看到了失真的幻影,然而皇后却回答她的悲伤来自空无(nothing)。这个由空无、不存在之物却表现出某种存有(something)上即是过去造成社会变革,乃至当前经济、政治运作,以及文化生产的方式,它们自空无中产生了绝对真实的结果,改变我们的生活、地貌、和物质的形态。可以说,当前影像的纪实任务已不再是反映事物本来的样子,而是在折射的镜面里,看见那个无中生有的过程,就此而言,影像的意义已经产生根本的变异。
        傅柯(Michel Foucault)曾经提出一个相对于乌托邦,结合异质性与空间的「异托邦」(heterotopia)概念。与乌托邦全然的幻象不同,异托邦因为拥有真实存在的空间,所以可以作为对照现实世界的参照物。根据傅柯所言,唯有在这样的反射里,我们才发现自我与周遭空间的连结,进而发现真实与非真实的存在。
        当代摄影艺术要在这样的角色里,映照出相异世界里共同的真实和虚构。
        艺术家简介 :
        Adam Wiseman是自雇摄影师和艺术家。他曾旅居纽约13年,作品广见于欧美主流媒体,如美国滚石、时代杂誌、华尔街日报、卫报、ESPN、大都会、英国Wallpaper、义大利Colors杂誌…等等。艺术创作方面,作品更曾至法国、美国、瑞士、西班牙、墨西哥、日本、义大利、阿根廷、委内瑞拉等地展览,最近的一次则是在今年才结束不久的Paris Photo中展出。
        Wiseman拥有纽约大学民族誌电影系的学位,加上曾在ICP接受纪实影像训练的背景,使他善于思考影像的本质问题,经常在作品中挑战传统纪实摄影的概念,特别是有关客观性的部分。此次参展的作品Mexsitecture是他最新发展中的系列作,也是被选入今年Paris Photo的作品;以类型学的摄影风格探看全球化时代里独一无二的地方景观,同时探讨潜藏带底下的墨西哥文化、经济与政治问题。

        Juan Carlos Coppel曾经和普立兹奖得主Jay Dickman学习摄影。拥有多种跨领域的专业背景的他在成为摄影师之前,曾就读拉丁美洲规模最大的私立科技大学-蒙特雷,研读工业工程系统;此外,他更曾经做过职业农夫。
        这些能力让他对土地与工业的议题能有深入的观察,墨西哥塔马约博物馆的前副馆长Andrea Torreblanca即形容Coppel的影像具有史诗般的锐利度!而这种敏锐让他不只是记录,更挖掘影像背后隐藏地结构问题。本次展出的作品La Grieta,意思是裂缝。作品拍摄美墨边境地表上出现的巨型裂缝。这些壮观、纪念碑式的裂缝乍看是自然奇观,但实际上为附近的大型工业生产线所造成。做为墨西哥当红的两位摄影艺术家,Coppel与Wiseman凭藉着精準的影像语彙成为近年各大双年展和奖项的常客。

        Raul Gasque是墨西哥艺术家、作家与记者。做为一个文字工作者,他拥有广大的影响力。他是美媒VICE的特约撰稿人(VICE的YOUTUBE订阅人数超过七百万人,并且在28个国家发行杂誌),同时,他的文章广见于ERRR、BACKROOM、南美洲人杂誌、中国99艺术网等跨国网路媒体。
        Gasque的摄影创作生涯从他2007年担任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里戈韦塔•门楚•图姆的公关顾问开始。在这段期间他透过媒体编辑的身分接触摄影,从此投入了影像创作和理论研究的领域。他的作品涉及跨领域学科的讨论,并将社会政治与个人生命经验结合,创造出独特的感性批判词彙。本次展览中发表的新作Sociopolitical subconscious schemata意思是进入深层转喻风景的一趟旅程。影像结合艺术家在台、墨两地的生活,创造出一条隐性的跨国叙事线。

        杨顺发是摄影艺术家,同时也是中钢产线上的高炉专家,具有三十年的炼铁经验。他自1985年进入中钢后开始学习摄影,至今在国内外均受到重要肯定,受到美术馆及专家学者的肯定,2016年更与姚瑞中等人一起受邀至法国欧洲摄影之家美术馆展览,并获得典藏。
        杨顺发的作品充分展现对在地乡土的热情,作品涉及社会批判与人文关怀。本次展出的高雄庙系列「九甲围义山宫-三山国王圣诞」,这件环景拍摄三山国王庙的作品长达472公分,真实地以巨幅影像创造出宫庙之外的另一个影像庙堂。

        沈昭良曾任自由时报记者,具有优秀的纪实摄影能力,近年来更是积极推动摄影艺术在台湾的发展。小说家钟文音形容他的创作具有长期记录的写实风格,观看其作品有如义大利写实电影或是侯孝贤的悲情城市,透过长时间的经营达到高度的细节。此次展出的作品即是耗时八年创作的系列作STAGE:以大型相机拍摄国内各个由大货车改装而成的油压式舞台。而这系列作品迷人的程度也可以从它广受台、美、法、英、荷、中、德、日、韩、义等国媒体的大幅报导中看出。

        姚瑞中可以说是当前几位最具有号召力的视觉艺术家,他善于田野调查与档案、文史研究,并将其结合艺术的软性实力,转换成为改造社会的力量。多年来发展无数出版、展演及创作计画皆对视觉艺术及社会均有广大的影响力。本次展览发表的新作「巨神连线」为姚瑞中长时间、密集地深入走访全台各县市,进行地毯式的搜查与田调后的成果。内容记录民间庙宇文化中不同类型的巨大神像,可以说阶段性地总结了姚瑞中长年以来对偶像的拍摄及对其背后社会现象的研究,也成为今年底最令人期待的新作发表计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