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走在台湾脊梁上的人:大家说爱台湾,那也要先知道台湾有什

浏览量:985 时间:2020-06-17阅读:497点赞:110

Text:Marie Claire美丽佳人|Photo:大麦影像传播工作室

江湖人称「麦哥」的麦觉明,是《M.I.T 台湾誌》的导演兼主持人。从2002年开播至今,这个寓教于乐的节目,开启了许多人对台湾山林生态人文的认识。

「啊欸啊~啊欸喔欸啊欸喔~」週日中午,熟悉的片头曲响起,不知又有多少观众齐聚电视机前,跟着《M.I.T 台湾誌》团队爬起「萤幕山」,一起见证高阔的山林稜线,探访失落的秘境温泉。

关于这个节目的身世,且从14年前说起。

高山上的偶像团体

学生时代,「麦哥」麦觉明就喜欢往山林跑,在会计事务所工作的空档也都贡献给山野,还一度「辞职旅行」挑战圣母峰登顶。机缘之下,麦哥转战电视圈在卫视中文台做《台湾探险队》,2002年离开后成立工作室,製播了《M.I.T 台湾誌》,希望能以影像纪录台湾的人事史地与多元生态。

《M.I.T 台湾誌》的特色之一,是真实呈现团队的互动。蓝教官(今年9月24日意外过世)、村长阿清、悍马,观众琅琅上口原住民嚮导的大名,一边佩服他们探路、找水、觅营地的能耐,一边期待他们围着火堆吟唱古调,或搞笑高唱「夜袭」準备进攻热腾腾的晚餐。

据说,早期汉人找嚮导帮忙揹器材上山,总将他们视为「挑夫」,甚至不能同桌吃饭,所以一开始要拍嚮导们用餐大家还扭扭捏捏,谁知道现在个个成了偶像明星。

麦哥笑说,「以前从七卡山庄走到登山口只要半小时,现在要走半天,每个山友都要找他们签名合照。」因为一视同仁的尊重,台湾誌团队培养出一股特别和乐融融的气氛,从主持人到嚮导、摄影师、助理,观众总能从萤幕上体会到患难与共的真挚情谊。



纪录,趁消逝之前

因为抱持为台湾写影像日记的心,十几年来《M.I.T 台湾誌》走访许多大乡小镇,摘过水果,插过秧,访问过各行各业的人物,探湖泊,访铁道,但最让人佩服的还是他们克服装备、人力、气候等一切困难,不辞辛劳走入台湾高山摄影。

「玉山将近4000公尺,热带、温带、寒带的植物生态都有,有很多冰河时期遗留的植物、昆虫,丛林鸟兽,这就是台湾独特的地方,台湾的宝啊!大家说爱台湾,那也要先知道台湾有什幺很好的东西!所以我们走入深山、走入古道,把它拍摄下来,这是课本上没有的东西。」

他们是走在台湾脊梁上的人:大家说爱台湾,那也要先知道台湾有什「麦哥」麦觉明

贺伯颱风后,山明水秀的丰山被土石流肆虐;921后,充满回忆的中横公路坍方至今未全线修复;八八风灾后,南一段群山柔肠寸断;苏迪勒颱风让体质良好的南、北势溪也惨遭震荡,大自然改变地貌始终不留情面,这些都让麦哥更坚定不能停下纪录的脚步。

「即使是同一座山,不同季节会有不同的生态,新的器材科技出来,我们就重覆再去走,不断不断去记录。另一个不能等的就是人物的消失,文献、史料不能代替一些阿伯、原住民耆老的记忆,他们生活经验的点点滴滴,都是口传历史,很庆幸我们有留下一些老人家的身影。」

除了抢在消逝之前留下纪录,麦哥也很希望能让大家看见一群人,「很多真正在为台湾做事的研究人员、科学家、老师,当然也有平民百姓,做什幺东西都是一、二十年,默默研究一辈子,他们对台湾的贡献很大,但大家不是很了解,我们也希望让大家看看他们的热情与坚持。」

好比刘小如老师,光兰屿角鸮一种鸟就可以研究三十年,张世杰老师在深山架高台收集了十几年的云雾分析资料;想必,麦哥也会秉持这种精神,带领节目继续走下去直到自己成为「耆老」吧。



走过才懂的感动

不同海拔的山林,会带给人不同的感动,麦哥细数他的体验,「第一次爬雪山,被369山庄后面那一片粗壮的台湾冷杉震慑。往上爬到雪山翠池,看到那片玉山圆柏,经过长时间风霜的洗礼,树干扭曲,充满力与美,只有大自然能塑造那幺独一无二的造型。到中海拔见到栖兰山那片原始桧木林,让人惊叹那就是台湾原来的样貌。还有鸳鸯湖畔的台湾杜鹃林,上面长满苔癣,毛茸茸的,很原始,也很梦幻。每次到这些地方,都会由衷感动。」

「学生时代爬山是好玩,攻顶的兴奋跟企图心很强,撤退一座山会郁卒一个礼拜,得失心很重。但现在爬山心境更深沉,会去想山林的身世背景。譬如说去走一条古道,你会看到清代遗留下来的军营营盘址,会看到日本人来修筑道路的驻在所,清军堆叠出来的石阶,日本人修筑的驳坎,当然也有原住民生活的痕迹,一条路可以看见台湾历史的缩影。想像日本警察在深山值勤是什幺心情,想像中国来台的军队如何发抖度过大水窟畔的寒夜,时空交错的感觉令人百感交集。台湾这块土地,族群来来去去,先来后到,都在这里走过、生活过,如果能用更宏观的角度看待,就不会被侷限,看事情也会比较长远一点。」

他们是走在台湾脊梁上的人:大家说爱台湾,那也要先知道台湾有什

因为千百年前的造山运动,让台湾这座海岛拥有独特的高山深谷。无论平地如何纷扰,山才是台湾不变的根,每个走进山里的子民,都体会过那种历经亘古的宽广与包容。

麦哥呼吁,「如果自己走过一趟,亲自踩过那个道路,去感受那个温度,吹过那样的风,淋过那样的雨,用自己的感官、身体去体验风雨雷电、虫鸣鸟兽,那种才是真实从内心流露出来的东西。你去亲近它,会对自己土地更认同,发自内心喜爱这片土地。」

当《M.I.T 台湾誌》熟悉的片尾曲又再响起,或许,是时候关掉电视,一同走入山林,期待和一头台湾水鹿相遇,期待谛听划过松林的风声,在群山壮阔的胸怀中感受台湾独有的秀丽。

后记

2015/9/24,高山嚮导蓝教官幸益真先生,在他最爱的山林里永远离开了。所有喜爱《MIT台湾誌》的朋友,都会永远怀念他那宽厚雄伟的身影,幽默风趣的谈吐,以及嘹亮深情的歌声。呼阿虎虎,愿您永远安息。

此篇内容由美丽佳人官网提供,请参见:麦觉明,走在台湾脊梁上的人,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延伸阅读:

林丽珍,深沉空缓的极致美学 从台湾到上海 美丽人妻吴斐莉Natalie的人生旅途 走入偏乡为台湾而教!TFT创办人刘安婷的教育宣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