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淡如:我放下「执着」的方法,是「山不转,我转」

浏览量:343 时间:2020-06-25阅读:846点赞:862

我放下「执着」的方法,是「山不转,我转」。

在转动中,有时反而会看到一线生机。

有时,那个让你觉得很痛苦的改变,其实是一道光。指引你改变的光。

忙了好些天,某天早上,孩子上学后,终于可以补眠一小时,悲剧就发生了:砰、砰、砰,有人在拆墙壁!

感觉就是我床头的那堵墙!

原来,隔墙人家又换了邻居。

真是幸运啊。我嘲笑了自己一下,认分地起床。

震耳欲聋的响声,我的耳朵一直属于「超级敏锐」型,到中年耳朵还是挺行,这幺大的噪音,确实让我难以忍受。

看来,我等待了好久,好不容易可以享受大半天的「宅女计划」(安安静静待在家里做自己安排的事),就这样泡汤了。

可是……可是我答应小孩,今天要做和风汉堡排的啊……我的材料早已安置在冰箱等我……这天晚上,我还得进摄影棚录两集节目,等我回来,就来不及了。

还是得现在做……

我是一个不喜欢食言的人,更是一个说话算数的妈妈呀。

忍耐着简直是来自地狱的噪音,我开始动手。和风汉堡排其实有点麻烦,要把牛肉、猪肉及洋葱姜等细末混匀,还要为了让它结实点努力摔它;足足花了三个小时,我做了二十四个胖胖的汉堡排。然后,出门上工。

虽然难以忍受,但是,当我专注做着汉堡排,这些敲打的噪音,在我专心一致时威胁变小,甚至被遗忘了。而且,在我小心翼翼(提防被油溅到)把它们煎熟时,回想起来,噪音变得几乎听不见了……

因为,我很专心地在做汉堡,一心想在限定的时间内将它做完。

说起来,这只是生活中不值得一提的小事。

我想「介绍」的是一个神祕的乾坤大挪移心法,这个方法,看来很简单,但帮我很大的忙。

那就是,当一件事让我痛苦又驱逐不散,必须面对时,那幺,最好的方式,并不是一直被它困扰,而是把自己的注意力先转移到其他有趣的、让你可以专心的事情上面。

当然,某些让人生痛苦的噪音还是先逃为妙,但是当你一时逃不走或它无法去除时,我必须想办法让自己不胶着于此。不要整个脑里都是它,不要只是消极地被它控制、被它困扰。

不管走到什幺样的困境,总是可以找到出路,只要有心。

首先,先放下你的脑。

人在痛苦中,若还是用我们被痛苦束缚的脑想,恐怕看不到痛苦之外的天空。

有一位女性友人,面临到和她交往七年的男友分手。

他们这一对,我是同时认识的,刚开始真的以为他们是一对夫妻。他们是共同创业的伙伴。我还曾开玩笑说:哇,真不容易,公事和私事都混在一起。

某天夜里,她(我们唤她小慧好了)传简讯来,说自己好痛苦。交往七年,走不下去了。

我才意会到,原来他们只是一对很固定的男女朋友。

「这一个月,我只见过他几次面,他连我们的家都不回来了。」

小慧说:「我和他交往这幺多年,一直是我在忍耐,安慰自己要宽宏大量。他总是有很多人要照顾,朋友的事就是他的事,前女友和前前女友永远关他的事,连前女友的家人有事,他也可以因此对我失约。我渐渐明白,他这种博爱,或许永远不会改。」

这个月,是有事发生了。他为了帮某位友人选公会理事长,忙到彻夜不归,有人跟小慧说,他是在帮忙竞选没错,但旁边有个亮丽女子。

她是谁?

他答道,是理事长候选人的祕书,这选举怕有黑帮介入,这女子需要他的保护。

小慧说,她本来想信任他,但还是查了一下这女子的来历。才发现他骗了自己,这名女子根本和理事长没关係,不认识。

身为事业女强人的小慧,做事还是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魄力。查到他的行程,当面对质。

他身边的亮丽女子勃然大怒,骂小慧疯女人,甚至动手拉扯小慧,他虽然劝架了,但很明显的,小慧看在眼里,知道他站在新人那边。

她说自己哀莫大于心死。

这个男人还在一夕之间换了电话。

他,怎幺这幺狠?那幺兇悍的女人,为什幺他如获至宝?

我跟小慧说,感情起落让人难受,但是,如果明白了,自己再争也还是失落,争回来了,也可能是个留不得的。那就得忍受失落,虽然,在别人的感情中,非当事人的我们,真的无法说些什幺。

她在沉重的沮丧和伤痛中,说什幺,怕也听不进去。

我只是站在保护她的立场,请她不要再在这个感情事件中去争什幺公平正义。

你或许是对的,他或许谈这段新感情是如同跟鬼拿药单,但是……「请记得,不要跟鬼打架,也不要自己鬼挡墙。」

跟鬼打架,意谓着从事伤害自己的无谓争斗。越想赢,会越掉进复仇的狂热中,终至看不清楚事情的本质。

不要鬼挡墙,是别让自己一再地在伤痛中回想,那幺,会越来越出不去。像被放进迷宫的老鼠一样,撞墙撞得满头伤。

痛苦有时会挟持我们的脑,使我们用尽全脑力去做一些其实没有用的事。

年少的我当然也有这样的经验,想要挥去伤痛,想要快意恩仇,想要还以颜色,越做越错。

被伤害,伤痕是会渐渐复原的。只要愿意静下来,找另外一件事,专心地做,甚至,换另外一个地方生活也行。总之是为了要变好。

后来自己为了想扳回一城所做的傻事,副作用可就比失恋本身大得多。

现在想想,是告诉自己:是啊,我谈错恋爱,我血本无归,我看错人,是我照子没放亮……那就算了……

反正用掉的青春要不回来,是经济学上的「沉没成本」。

呵,就算没念过经济学,沉没成本也要学。也就是说,那些投资,要不回来了,不管怎幺加码,都要不回来了。

反正再走下去也没有好结果。

我们不必要执着于那一股恨意。

纵然不能忘,也要将自己的注意力,努力移开。

痛苦,会越想越让人扭曲。

是的,忘掉那个痛苦的噪音,若暂时无法逃离,也最好另找事做。

不只是感情。

我相信,有时再爱一件工作,我们经年累月地做,都会感到厌烦,火气上升,感觉前头的路被堵住。

这种感觉在我的人生中出现了无限多次。

有时会厌烦生活本身,有时会将怒气莫名其妙迁往最常在你身边的人,有时会因小小的事对人性绝望。

我会在自己咬牙切齿或疲惫不堪想要下一个悲观感叹之前,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去做别的事。

无关的事,或许如煮一道新菜,跑步,或许去一家新的咖啡店考察……有时报名参加某一个以前没有时间上的课程之类……或旅行。

再绕回来时,往往觉得「并没有原来想得那幺糟」,没那幺严重呀。有时候想想,也不是别人的错,是自己强词夺理嘛。

我放下「执着」的方法,是「山不转,我转」。

在转动中,有时反而会看到一线生机。

有时,那个让你觉得很痛苦的改变,其实是一道光。指引你改变的光。

所以,不能自己一直鬼挡墙,在痛苦的地方兜着,不忍离去。

呵,别追究了!

山不转,自己转!

这是我的困境乾坤大挪移心法。很多地方都有用,情场,职场,甚至是金融市场。

都不能死守,都得找方向。

我不要当守四行仓库的八百壮士,这不是战争。

书籍介绍

《从此,不再勉强自己》,时报出版
作者:吴淡如

每个人都可以活得更像自己,行至中年,吴淡如对「真我」的诚挚思考。

吴淡如:我放下「执着」的方法,是「山不转,我转」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