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淡如:该逃就逃,才是人生美好的自由

浏览量:637 时间:2020-06-25阅读:813点赞:930

时间所余不多,不必互相蹉跎。该扛的责任要扛,逃,连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该逃的若不逃,则会陷入泥淖,连自己也不喜欢自己的人生。

我想我额头上应该有个像哈利波特额上闪电疤痕航的感应器。

佛地魔在做乱的时候,这个疤痕就会隐隐作痛。

我这个感应器一向还满灵敏的。

仔细想来,前半辈子我是个没有太大志向,只是一个喜欢做点新鲜事,把事情做得让自己满意一点,向着光明面走的人。

在环境训练下,因为不太喜欢一直输的感觉,变得意志力还算坚强。

然而,对我来说,意志力的成长过程,其实是一个逃亡的过程。

我的佛地魔是谁呢?是一种「巨大的负面能量」。当这种能量变得让我头痛欲裂,我只能靠边闪。

我不到十五岁时就一个人到台北来读书。

身为一个乡下小孩,这在当时已经是立下大志愿,因为那时候的台北联招实在不容易考。我大概得考到全校前三名(可能还是第一名),才有机会考上北联的第一志愿。

我原来进初中时的入学成绩只是「还好」,而我当时非常非常瘦小,很多人小学四年级就比我高。

升初三时我忽然悟到一点:想脱离这个显然对我的未来来说,没有太多发展可能的故乡,把试考好是唯一的方法了。

我的故乡好山好水,但对于一个青少年而言,恐怕有点无聊。除了我的祖母沉默的身教和一两位「从台北来的老师」带来的欢笑声之外,我看到的人性成长面其实不很多。

城市人老是会说「乡下比较纯朴」,也未必是对的。

虽然过了中年后,我的确很喜欢回乡,但坦白说,那可能是为了田园风光,而非人文风景。

也许是因为经济上据拮和人们活得鸡犬之声相闻,也没有什幺大事可做,我从小看到许多「茫然的大人」。

我在上一代的喜宴看过亲兄弟醉酒后互拍桌子骂三字经的争吵,我看过葬礼后为了争夺其实仅剩无几财产的家人互殴,我看过长辈妯娌婆媳同住屋檐下的互相憎恶。年少的我无声地看着看着,活在一个巨大的负面能量里;家里的笑声很少,未曾享受过任何节庆欢乐的气氛,家长们连笑都很少,讲话一不顺长辈的耳就会扫到「颱风尾」。就算是成绩很好,只要家里气氛不好,我就会非常倒楣。

我的童年感觉就是「不管我怎样做,我都一无是处」。这使我后来在教自己小孩时,非常非常小心自己的修为问题。

当时我明白:只有成绩非常好,才能逃到台北来,这就是我努力的目标。

这是逃亡,如果要美化一点来说的话,是相当正面的逃亡。

当环境让你不舒服的时候,每一个人的内在,都有三种声音吧,一个是:冲吧,一个是:逃吧!

还有另一个声音:忍耐吧。

必须坦承,我的「忍耐吧」的声音,天生比较欠缺,极少出现。

我的原则其实简单,对于有兴趣的事,就冲吧;对于决定权其实不在我的事,就逃吧。

改变自己容易,改变别人难。想逃,到底还是因为人的缘故。

我的逃亡过程很长很长。

大大小小。

跷课算小的。这一点说来很不好意思,我不是好学生;其实本质上我到底也是个好逸恶劳的人。如果老师讲课太无聊,或我自认为已经知道了,整个大学四年我所做的坏事就是从后门溜走。应该要感谢台大老师不爱点名,不然我铁定毕不了业。

谈恋爱谈谈觉得不对,逃。所以念书时,让大学同学一直感觉我不断地换男朋友。

我不爱也很难交待理由,因为我自己也不明白是什幺理由。

出社会后也延续着某种逃亡,工作闷了,觉得再下去没什幺远景了,逃。

也不是真的很能适应各形各色的朋友,个性真不合或爱聊八卦者,逃。

大概吃过一次饭后,便希望天长地久不要再有时间相处,免得硬要配合我很痛苦,直说我不感兴趣则人家情面挂不住。

逃,逃,逃,其实是我的本能。

「逃走还是面对?」碰到事情时,常成为我跟自己对话里头的第一句话。年轻时候我逃的事情比现在多。

后来渐渐明白,很多事如果逃不了,还是必须面对,而且逃了后面对会更麻烦──像被加重刑期的逃犯的话,那幺,就别逃。

该承担的要承担,但是,也不能事事承担吧?有些事,的确事不关己,最好留给当事人解决,不用拿来自己肩膀上放。

(话说这世界上多的是承担不了自己,却把别人都扛在肩上大小事通管的人吧。)

想逃,不叫消极,不是眼不见为净,不能把头埋进沙漠里;逃走的人,要有出路,不然,那叫做躲,不叫逃。

至今我仍会想逃的,大概剩下下列几种人物事:

一、 事:真的不想做却要我做的事。比如跟某些话不投机却很热情的人应酬,比如写应酬文字。

二、 物:不想吃的东西,不想买的东西,拜託你也别再跟我推销了,我不会被说服的。不投机的话题,还是让我的耳朵清静些吧。不欣赏的人物,也别花时间讨论了吧。能这幺坚定,也是年纪大的好处。

三、 人:人比较麻烦。我觉得一个人过了中年,若还不会辨识朋友,那也未免太「天然呆」了。每个人应该都有交谈得来,或志同道合的朋友;谈不来的,请和别人交朋友,不要装知心。

久混江湖的人都知道,说错话已经很麻烦,但是对一个错的人说对话,恐怕会更麻烦。

哪些人是我一定会逃,而也建议想活得好的人逃的,大概就是我前面所说的「带着巨大负能量」的人。

一、专门以讲别人的事情为乐者。

二、一句话就会让他想很多的人。

三、老是在抱怨别人的人。

四、一直自怜自艾的人。

五、 会在好友背后说他小话的人。这种人很危险,看不得人好,就算你是他至亲。

六、 强迫要把自己喜好加到别人身上的人。这种语带威胁的狂热分子,现代交友网路上还真的不少。

七、 讲话永远不明他真意的人。有些人讲话只求「没错」,开场白好长,好客套,却毫无真心,说唱都是表面功夫,那,为什幺要浪费别人时间来听呢?

什幺该扛,什幺该逃,确实是我中年以后比较得心应手的功课。

同样一句老话:时间所余不多,不必互相蹉跎。

该扛的责任要扛,逃,连自己都会看不起自己。

该逃的若不逃,则会陷入泥淖,连自己也不喜欢自己的人生。

逃与不逃之间,靠的还真是对自己的了解,和对过往经验的归纳。越来越明白自己之后,这样的判断,就像哈利波特额头上的闪电疤一样,天生感应灵敏,是不是「坏东西」,几分钟之内立即分晓。

人的经验值多了,难怪人说,年纪越大,恋爱会越谈越短,不合则去嘛。交朋友也是,老朋友历经各种考验,知心的就是知心。

当然哈利波特在小说里是注定要来对付佛地魔的。

但我们不必。

我们不必拯救霍格华兹。我们也没神力对抗每一种不公不义。

该逃就逃,是人生美好的自由。

书籍介绍

《从此,不再勉强自己》,时报出版

作者:吴淡如

每个人都可以活得更像自己,行至中年,吴淡如对「真我」的诚挚思考。

吴淡如:该逃就逃,才是人生美好的自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