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清友的书店经营观

浏览量:883 时间:2020-06-25阅读:501点赞:439

吴清友的书店经营观

回到公司经营上,吴清友的种种坚持,从做生意的角度来看却可能是一种「盲点」。最惨的时候,诚品有位股东提醒他:「吴清友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有些书店明明赔钱,看不到未来,为什幺不关?」

事后,他自剖,之所以如此「执迷不悟」,一方面认为诚品开在一个地点本身就有意义,因此仍想努力改善营运,救亡图存。他想:「这些青少年来看书,即使不买,也总比去吸毒或飇车要好吧?书店如果关掉,那小孩子要读什幺?」另一方面涉及他无法表明的情感因素,每家店都是呕心沥血打造的,「好像自己好不容易生了孩子,父母再怎样辛苦,也不会因缺钱,就将心肝宝贝拿去卖掉,对吧?」

可是这些内心话,他只能向家人朋友袒露,没有勇气向股东明言。其实,他也知道,股东并没有错,唯一的差异在于自己「用情太深」。股东要他「放下」并非恶意,而是一种提醒,帮助他认清现实。他盘点原因,书店之所以赔钱,可能真的开错店、选错地点、开错型式......,这些其实都是人力、资金及库存等种种资源的错置。

既然错置,就要调整。诚品在二○○一年后陆续认赔关了近二十家店,并将书柜设备、人员重新盘点、利用,吴清友说:「我相信我也不是笨的人,如果要赚钱,不可能找不到方法。好在我们幸运,盲点得以破除,否则在破除盲点之前,诚品早就消失无存了。」

此时诚品总部已经搬迁到松德路巷内,吴清友经常压力大到一个人晃到公司旁边的松德公园,偷偷在那里「喘大气」。或在公园树下,背着同事打电话筹钱。有一回,诚品的票就要到期了,资金完全没有进来,隔天只能面对跳票了。

吴清友正在烦恼着,在家中走过来走过去,再走回来走回去。过了好一会儿,他看太太準备睡觉了,忍不住对她说:「阿洪啊,我很羡慕妳,这时候妳怎幺睡得着?」洪肃贤看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如果现在不睡,明天怎幺有力气面对事情?」

历经ICU长假之后,吴清友再怎幺乐观,仍会想到自己有什幺万一,必须为诚品预做设想。他甚至列出心中理想的接手人选及条件,写了一些名单,一度考虑要把诚品转手。

说到「转手」,吴清友顿了一下,都坚持了十三年,谈到敏感的问题,他显得吞吐迟疑,「......不光是赔钱,我还有非常多忧心,很多牵肠挂肚、很多惦念、很多无奈。我被部分股东误会,母亲的身体也不好,我总有一种无法喘过气的感觉......」他缓缓说:「这一年,我一共哭了四次。」

吴清友过去在人前从不示弱,哭更是一次都没听说,何况「四次」!有次,他被某家跨国企业负责人恭维诚品做得很成功,足堪台湾之文化地标等等。他听了之后,未露半点喜色,却一反常态说:「这辈子当老闆的,都是不晓得上辈子造了什幺业?」像是在叩问又似叹息。

【书籍资讯】
《之间》
吴清友的书店经营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