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币年底升上 30 元!三股推升力道解读

浏览量:321 时间:2020-07-13阅读:513点赞:117

新台币年底升上 30 元!三股推升力道解读

「新台币将面临升值的压力」!央行总裁杨金龙 7 月初,在一场演讲中对市场提出「示警」。

在他谈话前,不到两週内,新台币就强势升值 1.6%,盘中最高触及新台币 30.86 元兑 1 美元。

历来央行总裁,不轻易对汇率走向发言,一旦发言,提醒企业预做因应的意味浓厚。例如 2018 年 3 月,新台币兑美元升破 30 元,杨金龙刚接任央行总裁,央行即出具报告指出,新台币将出现波动,企业要做好準备。结果 4 月起,新台币由升转贬,年底兑美元贬至 31 元,年贬值幅度将近 3%。

这次,则是预做升值示警。近期《境外资金汇回管理运用及课税条例》(简称资金汇回条例)三读通过,财政部估计一年最高有 8,900 亿元的资金回台,杨金龙就明确表示,如果资金短期大量进入台湾汇市,将使新台币升值。

今年开始,外资屡屡「喊多」新台币。年初,日本三菱日联银行全球市场调查部门首席分析师内田稔即指出,新台币兑美元今年最高挑战到 29.1 元。

美银美林则在 6 月 27 日的研究报告显示,到今年第四季,新台币会升至 30.7 元,换言之,今年升值幅度可能达 1.5%,几乎把上半年的贬值幅度吃掉。

为什幺他们看升新台币?这关係到汇市的三大「玩家」,也就是台湾央行、外资和台商,从他们各自的角度,导致新台币走扬。

川普力促美降息
台央行落后降息,间接促升

第一,从央行角度,台湾央行向来落后降息,若美国、欧洲等各大央行降息、而台湾没降的「空窗期」间,新台币将有升值空间。

俄国、澳洲央行均在今年陆续降息,澳洲并降息达两次,欧洲央行 9 月也可能宣布降息。降息将导致货币趋贬,澳币兑美元今年以来已贬值超过 1%。

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在 6 月 29 日参加 20 国高峰会、川习会后,再发 Twitter 抨击中国、欧洲玩「汇率操纵游戏」,暗示美国将出手压低美元;接着又批评美国联準会「搞不清楚在做什幺」,希望降息。

虽然贸易战在川习会后,暂告缓解,但川普「喊低(talk down)」美元,联準会选择降息的机率,居高不下。芝加哥交易所(CME)最新预测,联準会在 7 月降息一码(0.25 个百分点)的机率,高达 94.1%。

联準会主席鲍尔(Jerome Powell)本週至国会作证,他的谈话影响美国降息与否,将是新台币升贬关键。

「当美国降息,台湾通常不会马上跟进,在这段时间内,的确会造成新台币有升值的压力,」政大金融系教授朱浩民指出。以金融海啸期间为例,联準会开始降息,隔了半年后,台湾央行才跟进降息。

联準会若开始降息,等于重启「量化宽鬆」,美元利息变少,热钱将从美国流出,涌进新兴市场,如台湾,受热钱簇拥,新台币不升也难,估计将持续到台湾央行降息为止。

「(新台币升值)谁弄的?美国人弄的」,前央行总裁彭淮南曾指出。美国实施第一轮量化宽鬆时,新台币兑美元就上涨约一成。

外资抢进高息台股
转卖为买,拚股汇双赚

第二,从外资角度,台股现金股利殖利率有相对吸引力。

元大证券报告显示,台股现金殖利率达 4% 以上,高过中国、泰国等大多数国家股市;今年以来,美国公债殖利率下滑,上週一度跌破 2% 低点,两者的「利差」达近 2.3 个百分点。

因台股几乎类似「债券」,殖利率高度稳定,从 1998 年来,只有 3 个月低于 2.5%,其他月几乎都在 3% 至 4%,当台股殖利率和美国公债利差缩小时,外资就有可能将资金转来台股。

外资已化「盘算」为「行动」,準备股、汇双头赚。6 月 18 日起至 6 月底,外资从卖超转为买超,总买超台股高达 472 亿元,连新台币都在短时间内升值达 1.4%。

台商资金返台
约 400 亿元将流进市场

第三,从台商角度,他们也趁《资金汇回条例》通过、汇回税率从 20% 降为 8% 时,将海外资金带回台湾,成为推升新台币的力量。

「资金回流是长期影响,推动新台币(升值)比较长的支撑」,日本东岳证券台湾区服务代表、外汇专家李其展指出。

虽然条例规定,汇回的金额只有 5% 自由运用,25% 做金融投资,但即使以财政部最保守的估计,一年回流金额新台币 1,300 亿元计算,未来一年也将约有近 400 亿元流入入市场,这对成交量一天仅约新台币 300 多亿元的台湾外汇市场,将会造成冲击。

「(台湾)央行的手很难不伸手进去管理汇率,但又担心遭美国盯上」,景文科技大学财金系副教授章定煊举例,1986 年台湾因对美国贸易顺差,美国要求新台币从 40 比 1,升值到 25 比 1,降低台湾出口竞争力。如今美国祭出贸易战,打击对象就是顺差国,难保不会重演 1986 年的情景。

这是上任将满 500 天的杨金龙两难:出手使新台币贬值,台湾是美国第 13 大的进口国,担心美国採取贸易报复;放手让新台币升值,台湾约 7 成 GDP 来自出口,外销商将叫苦连天。

不过,今年 6 月起,外资大举汇入,新台币跳升速度太快,央行只得出手干预,大手笔买进外汇,以利新台币贬值,导致台湾外汇存底金额再创新高。

从央行、外资、台商因素,都为新台币埋下升值伏笔。但彭淮南说过,汇率就是双面刃,升值助了内需,却害了外销。

新台币若持续升值,最大的受害者,无疑就是收美元的出口商、美元资产部位高的寿险业。前年新台币兑美元大幅升值 8% 多,台湾整体寿险业汇损及避险成本,整体损失金额高达逾 1,700 亿元。

「寿险业有 5、6 成以上是美元资产,就算美元贬值,不可能说搬就搬」,大型寿险公司副总经理指出。除买进如选择权等衍生性金融商品避险,降低汇损对财报影响外,另一个常用的简单方法是:分散货币。

台厂忙买韩圜避险
个人可乘机布局美元

「当新台币兑美元升值,其他亚洲货币没道理不升值,有时升得比新台币更兇!」某家做出口的化学产品公司财务长指出,分散持有的亚洲货币,升值幅度超过新台币,等于有汇兑利益可赚。

因此,寿险业或出口商都透露,若新台币升值趋势确立,最有效的办法,竟是「买韩圜避险」!

他们的理由是:南韩是台湾出口最大的竞争对手,台湾央行常把韩圜视为比较对象,会把新台币的升幅,控制在比韩圜升幅更小的範围内。因此,厂商可用韩圜兑新台币升值的汇兑收益,抵销美元兑新台币贬值的汇兑风险。

以 2017 年为例,新台币兑美元升幅逾 8%,但反观韩圜,升值幅度更高达近 13%,远超过新台币。

对个人而言,若长期有美元需求,此时是用「强势新台币」买进「弱势美元」的机会,或买进其他更强势的亚洲货币,例如韩圜,也是新台币走升时不错的选择。

相关文章